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期貨信托擔保 >> 正文

發揮并購基金作用 盤活中國經濟存量 訪弘毅投資董事長趙令歡

2019-03-21  來源: 金融時報   瀏覽量:
當前,我國正進入新舊動能轉換關鍵時期,推動經濟轉入高質量發展,必須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讓各類創新創業活動充分涌流。

本網訊:當前,我國正進入新舊動能轉換關鍵時期,推動經濟轉入高質量發展,必須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讓各類創新創業活動充分涌流。私募基金是發揮勞動、知識、技術、管理、資本活力的有效載體,能夠為更廣泛的創新和更高質量的發展提供持久動力。其中,并購基金在盤活經濟存量方面具有得天獨厚的優勢和作用,備受業界關注。


  弘毅投資董事長趙令歡在接受《金融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占據中國經濟絕大部分份額的,是以傳統制造消費行業、大型國企與中小民企為代表的存量經濟,要想真正實現新舊動能的轉換,必須在擴大經濟增量的基礎上,真正實現對存量經濟的創新、提升與改造,而這些正是并購基金的專長所在。


  《金融時報》記者:談到私募基金對實體經濟的支持作用,許多人的第一印象來源于創投基金對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推動,而對并購重組這個私募股權投資門類的價值與作用缺乏清晰的認識。對此,您怎么看?


  趙令歡:并購基金,顧名思義,是針對經濟總量中的存量部分運用并購重組方式進行交易的專業投資門類。我們講到中國經濟新動能和創新發展,比較容易說到的是科技創新和模式創新,因為中國的創新是從中關村沿著美國硅谷道路、以科技和互聯網為先導開始做的。今天我們看到最成功的、價值成長最快的一些新經濟公司,也往往是科技含量比較高或者對舊模式的創新,這些我們都可以歸結為中國經濟創造增量。


  而實際上占據中國經濟絕大部分份額的,則是以傳統制造消費行業、大型國企與中小民企為代表的存量經濟,要想真正實現新舊動能的轉換,創新創業與經濟增量部分固然重要,但如果存量不能實現轉型升級,就無法實現真正的經濟提質增效、轉換增長模式,就無法成功化解經濟面臨的風險與壓力。因此,必須在擴大經濟增量的基礎上,真正實現對存量經濟的創新、提升與改造,而這些正是并購基金的專長所在。


  《金融時報》記者:具體來說,在盤活存量經濟方面,并購基金具有哪些專長和優勢?又將如何實現存量經濟的創新和盤活?


  趙令歡:對于盤活存量經濟而言,并購基金的專長與優勢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第一,并購基金是帶著資源的資本。對于實體企業而言,提供資本金是基金帶來的最大支持,但并購基金所帶來的價值要遠遠優于一般資本金。并購基金之于企業,帶來的不僅是現金,更是我們對企業從小到大、從弱到強、興亡成敗改變的經驗和趨勢判斷,是市場化發展的模式、是數字化發展的戰略、是國際化發展的資源,這些正是亟待轉型提升的傳統企業所急需的。第二,并購基金是長期耐心的資本,是成企業家之美的財務投資者。中國的傳統行業與企業往往具有股權結構復雜、業務條線不清晰、政府監管較強等特點,這就需要資本致力于長期陪伴、輔導企業發展,而完全摒棄估值套利、快進快出等“炒快勺”手法,這一過程一般長達5年至8年,這些特點與并購投資最為匹配——并購投資和短期少數參股行為完全不同,它是以大比重股權、甚至控制性股權,長期參與企業運作,從孕育、執行、發展到最終退出,10年磨一劍,打造出一個好項目、好企業,幫企業家圓夢。


  從實踐看,要實現存量經濟的創新和盤活,我想市場化、國際化、數字化是非常重要的三個轉型方向。


  《金融時報》記者:您剛才提到并購基金盤活存量經濟的三個轉型方向,其中首要的是市場化,對此該如何看待?


  趙令歡:市場化是盤活存量的基礎途徑。中國由于特殊的歷史和制度原因,大量位于產業鏈中上游和競爭行業的大型國企,盡管擁有資源、資金和政策等多重優勢,但其經營效率和資本回報率往往低于私營競爭者,通過引入并購重組基金、往往能夠達到釋放個體企業活力、提升整體經濟效率的作用。


  以弘毅投資自身的實踐為例,推動國企市場化是弘毅作為大型并購基金成立15年以來的投資主線,無論是早期的中國玻璃,到近期的中聯重科、石藥集團,弘毅遵循 “一企一策”的原則,為企業量身定制改革方案,以市場化為導向、達到提升企業效率的最終目標。


  弘毅投資自2003年成立以來,共參與國企改制項目38個,涉及33家各類國企,累計投入改制股本資金190億元,整體銷售額超過4500億元,凈利潤超過360億元。且由于改革過程規范、專業、負責,沒有出現一例違規、違法、上訪或群體事件。事實證明,由并購基金主導的市場化存量改造可以實現國家、社會、企業、職工的多方共贏,實現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的雙贏。


  《金融時報》記者:數字經濟正成為全球新一輪產業競爭的制高點和促進實體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新動能。在盤活存量經濟方面,數字化該扮演怎樣的角色?


  趙令歡:我們說,數字化是盤活存量的核心手段。提到數字經濟和新經濟,很多人簡單的認為就是創新的東西,是創投的專業領域,而我們始終認為,數字經濟的下一輪發展一定是以發達的數字基礎設施為核心,用數字經濟與傳統產業、傳統行業、傳統服務相結合的黃金時代?,F在從線上到線下的連接,說的就是運用數字經濟改造實體經濟、傳統經濟的存量,這個趨勢也就是我們大家所說的O2O其實還沒有出現,要一直等待數字經濟的基礎設施和人的關聯達到某種程度,然后才會真正出現這種趨勢。從這個角度來看,就是并購重組基金擅長的以數字化改造存量經濟的領域和投資主題了。


  舉個共享辦公企業WeWork的例子,很多分析人士看低估值的原因就是認為他所從事的就是一個最傳統的行業——二房東,租樓、裝修再面向企業和創業者辦公租賃,所以不能夠給他新經濟和移動互聯產業的待遇。而弘毅作為并購基金,看好它的投資主題,如何把一個最傳統的行業做到最數字化。盡管表面看來都是“二房東”,但在業務實質上WeWork出售的是文化、社區和全球網絡,不是簡單的共享辦公,而是“改變未來人們的工作方式”,這就與傳統商業房地產行業有了本質上的區別。在這樣的愿景和數字技術改造下,他的全球會員網絡、業務創新和擴充能力都遠遠超越了商業地產和二房東同行們。從2016年至今,它的會員數由4萬人增加到26.8萬人,還成功地開拓了大企業會員業務,吸引了亞馬遜、微軟、匯豐銀行、滴滴、騰訊這樣的大型企業入駐,估值進入全球前三,成為一個數字經濟在傳統行業打造全新商業模式的范例。


  《金融時報》記者:您剛才還說到并購基金盤活存量經濟方向之一是國際化,對此,我們該如何理解?


  趙令歡:國際化是盤活存量的重要方向。除了市場化機制的落后,國內眾多傳統經濟領域企業還面臨市場產能過剩的巨大挑戰。改革開放40年中,中國通過優惠的政策、廉價的成本吸引FDI,為全世界生產物美價廉的產品,成為“世界工廠”,但也出現了過剩產能,其中優質有效的產能需要與世界的需求重新平衡,這是中國經濟結構調整的內在需求和重要方向。在這一過程中,并購基金依托全球投資人網絡資源和跨國投資經驗,成為一批中國企業國際化的引路人,幫助這些擁有優質產能的企業到海外拓展市場、向產業鏈的高端轉移、實現企業的全球性戰略布局,支持存量經濟的國際化發展。


  以弘毅投資為例,就曾幫助錦江股份、中國巨石、新奧股份等十幾家中國領先企業落實海外戰略布局、協助境內外資本運作、提供持續的融資支持、支持國外并購整合,如協助中聯重科通過收購CIFA實現跨越式發展,躋身全球前十大工程機械企業,協助錦江股份收購法國盧浮酒店,助力新奧股份收購澳大利亞領先的油氣商Santos等,幫助企業打造具有國際競爭力的新型中式跨國公司。(稿源:金融時報  責任編輯:宿波)


內蒙古金融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 凡本網注明“來源:內蒙古金融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內蒙古金融網,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內蒙古金融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內蒙古金融網)”的作品,內蒙古金融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Copyright ? 2007-2018 Nmgjr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內蒙古金融網版權所有

郵箱: cfp05@163.com   聯系電話: 0471-4952235   傳真: 0471-4952269

常年法律顧問:北京市盈科律師事務所  高級合伙人 蔣利  電話: 18686014277

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與信息服務經營許可證 蒙ICP備08100000號

·內蒙古金融網絡傳媒中心 中國網通集團提供寬帶支持  技術支持:微邦網絡

姚记彩票